电影节创投市场的破与立

发布时间:2019-06-16 07:48

  ——5月22日,顾晓刚导演的《春江水暖》作为第72届戛纳电影节第58届影评人周闭幕影片举行了世界首映;

  ——5月29日,翟义祥导演新作《马赛克少女》入围第54届卡罗维发利电影节主竞赛单元;

  ——6月3日,滕丛丛执导的《送我上青云》入围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“亚洲新人奖”......

  三部青年导演新作接连传来喜讯,不禁让人为中国电影行业青年力量、的壮大感到欣,慰,值得一提的是,《春江水暖》和《送我上青云》还都是处女作,而另外需要注意的是,这三部作品都来自创投市场。

  近年来,依托电影节的!蓬勃发展,电影创投市场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汇聚优质剧本,提供前沿资源,创投会也成了当下青年导演寻求机遇的突破口。但在热闹背后,国内创投市场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?那些每年从创投市场崭露头角的项目是否真的被提上了开发日程?创投市场本身到底又能为青年导演助力多少?

  对此,一起拍电影(ID:yiqipaidianying)特意盘点了国内三大电影节——上海国际电影节、北京”国际电影节、FIRST青年电影展,近5年创投市场的获奖项目,并整理了获奖项目的后续进展情况,试图探究国内创投市场的“真面目”。

  2.考虑?到项目开发周期的因素,本次盘点将时间拉长”至5年,即从2014-2019年,但由于2019年尚未过半,目前也只有上影节成功举办,因此:本文也主要围绕2014-2018年的创投项目展开分析;

  创投会在国内市场的发展由来已久,其主办单位也上到国家电影局、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国家机构,下到各种公司及民间协会组织,其中,依附于电影节的创投会也算是当下常见的一种存在形式。

  而单从上;影节、北影节、FIRST三大电影节来看,在2014-2018的4年间,一共有99个电影项目都在创投会上获得殊荣,在今年4月“份举办的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也有《一只叫薛定谔的猫》等11部影片获奖,如果从入围影片看那就更多了。

  在这近百部的产量下,目前《喊·山》《七十七天》《冰河追凶》等7部影片都顺利登陆院线电影市场。从市场表现来看,《七十七天》和《逆时营救》(”即《致命倒数》)的票房都!突破了亿级别,《冰河追凶》也过千万。虽然从整体市场环境来看,这样的票房成绩算不上出彩,但对于青:年导演的处女作而言,也称得上是“优异。

  另外从豆瓣、猫眼、淘票票三家平“台”的评分来看,影片平均分几乎都在;7分以上,《逆时营救》《淡蓝琥珀》也有着6.9,整体口碑良好。

  除此之外,像前面提到的《春江水暖》《送我上青云》《马赛克少女》,包括去年在平遥国际电影展首映的《好友》,以及今年3月份刚刚曝光首支预告的《下半场》,虽然这5部?影片尚未与观众正式见面,但可以猜测到的是影片大抵完成了创作上的相关工作,“入市”也是近在眼?前;的。

  另外还有一部分影片尚处在创作环节,像《甜美生活》《平静》:《热汤》已、经开机,《荞麦疯长》《热带往事》《长风镇》等都已经杀青,《回南天》则在后期完善阶段。

  

  从登陆市场的影片、已经成形的影片,还有正在制作当中的影片,林林总总加起来,这些后续有动态消息的电影项目,也占据着近5年所有获奖创投项目的四分之一,剩下四分之三都没有了“音讯”,这跟大家所预想的成绩似乎还有着不小“的距离。

  对比于国外,以戛纳电影节的创投工坊为例,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从2005年成立到2018年,创投工坊!已经”推动了202个电影项目的开发,其中有145部影片都顺利进入了市场,而且孵化出很多实力项目。

  比如国内杨超导演的《长江。图》便入围了首届创投工坊,并摘得了第6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银熊奖,由阿迪娜·平蒂列自编自导,并出现在2012年创投工坊的《不要碰我》最终也拿下了第68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。此外,像蔡明亮导演的《脸》,娄烨导演的。《花》等也都出现在该创作工坊中。如此一来,目前国内市场的创投现状及成果展则略显平淡。

  非知名的青年导演+行业资深大佬投资、监制或主演,当下,这样的搭配组合可谓越来越常见,而这其实也是创投平台存在的意义,即为青年电影人提供一个平台,让他们获得原本难以接触到的圈内大佬及”资源的加持,给项目“镀金”,也让青年导演自身获得更多的曝光,从而推动项目“顺产”。相比于目前略显平淡的成绩,这样的初衷其实更具意义。

  实际上,抛开获奖影片的范畴,很多没有获奖的入围影片也通过创投平台“识得伯乐”,实现项目开发。

  比如,去年上映的《南极之恋》就曾入围2015年北影节的创投会,而去年在FIRST拿下最佳影片的《郊区的鸟》也曾出现在2016年的北影节创投会上,而且也。正是在这里,导演仇晟找到了影片的男主角李淳,并与出品人李亮文达成合作,获得项目投资。

  同样是在去年,拿下第55届金马奖最佳影片的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是2016年FIRST创投项目中的一个,彼时这一项目还称《金羊毛》,虽然当年没能获奖,但这一项目还是引起了现场资方冬春影业制片人刘璇的注意。虽然后来发生的种种都有些始料未及,但客观来说,影片之所以能面世首先便离不开项目在创投平台的曝光。

  而今年刚刚入围上影节的《送我上青云》则是2014年FIRST的创投项目,虽然该项目同样没能在当年获奖,但后来也被姚晨的坏兔子影业发掘并开发,姚晨本人也亲:自出演,还首次以监制的身份参与了这一电影的创作过程。

  除了“潜力项目”的被开发,“潜力导演”往往也会。跟随项“目的曝光一并被业内所知晓,并得以被重点培养,最有代表意义的当属去年因《我不是药神》大火的文牧野。

  其实早在2013年,文牧野便通过短片《BATTLE》获得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评委会特别奖,以及拍片!季优秀影片两个奖项,有趣的是,当年给文牧野颁奖的便是时任评委的徐峥。隔年,文牧野又凭借短片《安魂曲》入围了第八届FIRST青年电影展学生竞赛单元,到2016年,文牧野带着自己的”新剧本《孤岛》来到了第八届FIRST影展创投会,并成,功入围。

  也正是这、一年,宁浩的坏猴子影业推出“72变电影计划”,用以扶持新人导:演,而文牧野!便是其中签、约的导演之一。除了文牧野,曾在2016年凭借《爱的宣言》(即《甜美生活》)入围上影节创投会的牛涵,以及2017年凭借《犯罪概率》(即《热带往事》)入围的“温仕培都被坏猴子所发掘,并签约至“72变电影计划”当中。

  另外,创投平台本身并不限于青年导演原来的身份,对所有热爱电影的人给予包容。比如,曾在2017年北影节创投会获得最具商业潜力奖的《塔台惊魂》,其导演刘晓峰此前的职业便是酒店经理,因为对电影的热爱才创作了这一;剧本,同年,演员秦海璐也带着自己的处女作剧本《一意孤行》来到上影节的创投会现场,意欲寻求合作,一时吸引众多目光。

  客观来说,如果秦海?璐想做一部电影,不愁找不到资源和人脉,但在她看来,她不想让自己的处女作为电影公司的片单、发布会、业绩报,表埋单,更重要的,她想通过专业评委和电影公司项目经理对这一项目的评判,来判断这一项目的可实施性,而这也是她来参加创投的原因所在。

  实际上,目前像上影”节、FIRST也都增设了创投会训练营,让参与创投的优秀项目不仅有机会获得实实在在的资本奖励,以及一线的行业资源,更能获得“手把手”的大师教学服务。

  当然,一个“电影项目的孵化总有着诸多不可预知的风险,而一个好项目的最终成型也必将经历无数次的打磨。看向表格中已经上映的7个创投项目,从站上创投台到影片的最终上映,这中间所历经的时间从1年到4年不等,当然这其中还没有包括导演在参加创投会之前,独立创作剧本所消耗的时间。从创投平台的角度来说,助力青年导演,发展新生势力固然值得称赞,但要如何提高创投市场的成功率,让项目远离PPT时代,发挥“超中介”意义,也是下一”步需要思考及努力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河南福利彩票开奖 下一篇:创业投资者联盟召集人梁颕宇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河南福利彩票开奖 版权所有 China Galaxy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滇ICP备19003257号-7 技术支持:福利彩票

网站地图